> 民进徐州市委员会
徐州民进会
47年磨一剑
你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

47年磨一剑


——记民进会员、退休教师何维钦记录整理18000个中国姓氏
 
王德志
 
    民进会员、今年71岁的原徐州发电厂职工学校退休教师何维钦老先生,47年历尽艰辛,坚持不懈,记录整理了18000多个中国的单、复姓氏,总字数达200多万字,比国内公认最多的《中国姓氏大词典》还多出7000多个,堪称当今中国姓氏之最了。他整理的姓氏不仅注有姓氏的正确读音、来源,还介绍了各姓氏的望族分布、名人佚事等。
    这部“万家姓”虽不能把中国古今姓氏用字全部囊括净尽,但它能较为全面地反映出我国姓氏的起源、发展、演变的历史以及现今分布的大致情况,给人们寻宗觅祖、追根溯源提供一些参考,或许还能为研究中华民族的兴衰历史、文化传承、地域开发及人口分布等提供某些有用线索。
   何老师对我国姓氏的研究,严格地说应该是从上个世纪的50年代末开始的。当时正在中学读书的何维钦对班级同学的同音不同字的“阎”和“严”、“杨”和“扬”等姓氏产生了好奇。考入大学后又接触到“言”、“颜”等姓氏同学,随之产生了对姓氏的浓厚兴趣。他经常带着满腔热情和许多问题去请教恩师、时任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的王辑教授,得到了恩师的指点和鼓励,使他渐渐地萌发了收集中国姓氏的念头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
   无论是在大学学习期间,还是毕业参加工作之后,何老师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搜集姓氏的机会。查阅资料、听广播、看报纸,与老师、同学、学生、亲友的接触交流,外出讲课、学习、参观等他都能充分利用,好奇,兴趣,直至成了癖好。为此,在那特殊的年代,他受人污陷,还险些丢了性命,说他在课堂上拆一个政治色彩很浓的字,反动;说他整理姓氏迷信,别有用心。于是把他揪了出来进行批斗,关进黑屋,并惨遭毒打,至今两耳还留有残疾,均戴着助听器,得把手握成喇叭状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,才能与他免强交流,有时还哼哼哈哈的,洋相百出,让人啼笑皆非。就是在蹲“黑屋”这样的环境中,就是在几乎丧失了生存条件的情况下,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对姓氏的收集,孜孜不倦,上下求索,其心其力,让人起敬。然而,由于当时资料严重匮乏,进展十分缓慢,20多年仅收录同音姓氏百余个。
   改革开放后,姓氏收录工作如浴春风,如鱼得水,并且得到了他单位领导和同事的支持帮助,广播、电视的普及,报刊、杂志等各种有关资料的增多,使收录工作突飞猛进。特别是何老师退休后,他谢绝高薪聘请,甚至谢绝与亲人的团聚,全身心地投入姓氏的收集、整理、研究中,没有经费,没有帮手,身有残疾,腿脚不便,真是困难重重,但他凭着对中华姓氏研究的兴趣、执着、恒心、意志,日以继夜,夜以继日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不顾吃穿,不顾洗理,不顾家人,顽强地坚持着、工作着。
   在收集、研究过程中,何老师发现,我国单姓姓氏用字绝大多数都有其同音者,有的不止一个、两个,多的达几十个、百余个,如何老师的何字:何、和、禾、合……就有30多个;有的单姓还有几个不同的读音,如郝(hao)、郝(shi)等;几乎每个单姓的后面都有些与之组合而成的复姓,有的多达几十个、甚至百余个,如兴:兴安、兴佳、兴燕等;有的复姓也有不同的读音,如:趣马(qu ma)、趣马(zou ma)等。还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姓氏,既有“I”(gui)等最简单笔画的姓氏,也有“马吉劳卡尔他若鲁”、“乌梁海济勤莫特”、“王朱尔吉特勤漠克”等多字姓,最多的姓氏竟有9个字,像“、”、“彡”、繁体的马字去四点等也都是姓氏,并都有其读音和出处。发现还有,现今用简化字代替形体结构的繁体字的姓氏,如以“付”代“傅”,以“云”代“雲”等,其音虽同,而源出根本各异,从而可能导致姓氏用字的混乱(这里作姓氏研究适宜,而与国家文字使用规定不符)。
   何老师高兴地告诉我,昨天在淮海烈士纪念塔晨炼,在与一位文友闲聊时,又发现一个姓氏,其出处待考证。就这样他发现一个,收录一个,考证一个,47年矢志不渝,共记录整理了18000多个中国姓氏,达到了当今中国姓氏之最。此外,目前还有一百多个已发现的姓氏待作进一步考证,准备附在他即将出版的《中华姓氏大成》书后,与读者共商。
   在教育岗位上何老师辛勤工作大半生,教书育人,建树颇丰,发表论文百余篇,出版专著5部,他倾注半生精力潜心研究的《中华姓氏大成》近期也将付印出版了。他信心十足,打算将接着编写《中国姓氏趣谈》,然后再写点个人回忆…… 衷心祝愿何老师心想事成,健康长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:民进徐州市委秘书长)
  • 发表于:2007/11/25  被阅:2387次
申明此文章源于,若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。